秦岭秋风🍡

弗朗西斯•æ³¢è¯ºå¼—瓦
伏西米
王杰希
蓝河

透明文手小秘密

转载于 林榆

林榆:

不我说真的,全中。。。


知了月:



是的QAQ



晏枯荣.:





是我呀。



如遇:





1.向圈内大佬低头,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。...



叶蓝)幸运 上 (账号卡

叶蓝

  ä¸­ç§‹è´ºæ–‡   

一叶之秋x蓝桥春雪

君莫笑X蓝河

叶修x许博远

ooc,有私设

一叶之秋的主人指的就是叶修,没有孙翔的戏份。


听到君莫笑和蓝河在一起的消息,蓝桥有些意外又觉得有些意料之中,之前就听到了很多有关于他们的传言,也有在蓝河那看出些许。

那个小剑客每次等mas下了线就来神之领域找自己,听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十区那被大工会叫做十区噩梦的那个散人。虽说那时候的蓝河并没有到可以来神之领域的等级,但那只是针对上线时间的角色,荣耀大陆是通的,主人下线后,角色可以在每个地区窜门,当然,你等级不够的地方,系统还...

比天空还遥远的季节 海英X若法

Ch  V   


晚上的小岛上没了白日里的喧嚣,港口的船只随着海浪上下轻轻地波动着。

当然,里面可没有我们柯克兰船长的。虽然说那是英国,不对,英格兰的船,但该死的海军们应该也不会顾这些吧。

活该,那家伙坏事干多了。

弗朗西斯坐在一处小山坡上,来自大海的风吹起了他那及肩的长发。

山下是城镇,漆黑的夜色下,小镇里那灯光显得那般温暖。

人类的话,现在应该是家人团聚的时候吧。弗朗轻轻打了个哆嗦。可惜,我们化身们大多只有兄弟姐妹,结果还彼此之间战乱不断。

说起来,刚才好像买了些纸笔来着,算了,反正现在太黑看不...

转载于 染尽天下色.

唉嘿,蟹蟹你们的小心心
笔芯。~

不妨随处一开颜.:

一锅炖不下:

一脸虔诚_(:зゝ∠)_

灵秀在这里--24字每分的我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群有手速的疯子:

同样的感受,我很赞同。

dyepray_染祈: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王喻)我们都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

关键词:幼化,堆雪人

提示:人物是虫爷的,喻队是爸爸,爸爸是我的,ooc也是我的。


全联盟都知道一个不是事实的事实,我们的大魔法师,微草好爸爸王杰希,会!算!命!

在这里,我们感谢某位黄姓好队友的友情证据提供。


在那以后,在联盟里,你常常会见到这样的场景:

——“王队,我最近左眼跳得厉害,你给我算算,我们霸图这次是不是要夺冠了?”

——“我不会算,谢谢,还有,冠军会是我们微草的。”

或这样的场景:

——“哟~王大眼,难得遇到给哥算一卦呗~”

——“嗯,好久不见,另外,我不会算卦,谢谢。”

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。...


还好(主喻王 微叶蓝

这是哪?喻文州看了看四周,有点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场景。

没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当年千波湖的场景。

阳光照耀下的千波湖随着微风泛着阵阵微波,湖边的杨柳倒映在湖面上,水中的鱼儿。。。。。。打住!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

为什么我会在这里!?


时间倒回一小时前。

外面开始下去暴雨。

原本还只是淅淅沥沥的几滴小雨,一晃眼的时间就变成了倾盆大雨,时不时的几道闪电把天空翻了个色。

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二十六了,然而现在家里除了喻文州焦急的脚步声和窗外的雨声,再也没有第三个声音。手机被一次又一次的按亮,又一次又一次的自动锁屏,却没有任何的消息显示。

喻文州终于还是耐不住决定打个电话...

比天空还遥远的季节 海英X若法

CH IV  ä¸‹ 


上一章


同一时间的WWII中的英国


一路走过来,身边的人不断地向他问好。可烦躁如他,现在的他可没这个心情去回应他们,当然,平时的他也不会这么做就对了。

现在的他不得不在自己最不想呆的地方,心里说不出的烦躁。再看看周围人微笑的看着自己,明知道那只是客套的礼仪问题,却总有种他们都在看自己笑话的错觉。

是啊,这里的人谁不知道自己和这个房子的主人已经交恶多年了呢。。。

明明应该是最好的兄弟,却变成了这世上彼此关系最坏的。明明就住在对方隔壁,却可以近百年不相见,甚至没有书信联系。

就像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。

说出来也真...

比天空还遥远的季节 海英X若法

CH IV 上

上一章


现在是第几天了?弗朗西斯看了看窗外,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。

一路下来,能看到的除了水就是船,偶尔从远方飞来的几只海鸥,转眼间有恢复了以往的宁静。

他记得以前还在自家的时候,自己在罢工后总会找到一些平时注意不到的石头小道,听着那鞋跟踏在鹅卵石上的声音,想想这些天的日子,无意间看到路边有喜欢的咖啡厅,便进去小憩一下,法国午后的时光总是安宁的,连阳光都变得懒懒的。


而现在的弗朗西斯还是第一次发现,原来自己是这般的讨厌水。

这真的不能怪他好吗!!满打满算,弗朗来着船上已将近半年了,除了把他带上船的原不良,目前为止,他在船上的就没怎么和别人说上话过。...

比天空还遥远的季节 海英X若法 下一章

Ch III   ä¸‹


上一章


“喂,法国,过。。。”

“小亚瑟,我应该已经说过了,哥哥叫弗朗西斯?波诺弗瓦。又不是在会议上,能不这么叫哥哥我吗?”

“闭嘴,想清你现在的处境。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无权提任何要求。”

“啊,小亚瑟,你真是无情。好歹你的小时候还是哥哥我带的啊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。啧

“baka,这种东西你有证据吗?还一遍遍的提。怎么?这么想下海去喂鲨吗。”亚瑟生硬的语气让本来是疑问句的话硬生生变成了陈述句。“何况我本来就没要求你过来。”

“小亚瑟。。。”

“听着,法兰西。从现在开始,你一律要称呼我为柯克兰船长,或者英格兰。不要让我听到这两者...

唔。。。试验文

哆哆哆哆哆哆。。。。。。

安静的自习室里突兀的响起了笔敲打桌面的声音,其实不响,但是就两对头隔个不宽的桌面,翼想着对面某个人定是觉得自己闲得慌,找事情。

“啧,”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,翼决定好好的为前面的某位小朋友上上课,“尤金小朋友,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吗?”他放下手中的笔,抬起头看向对面,小声说道。

而此刻的尤金正百般无赖的枕着自己的手摊在桌上的,一只手伸长向着翼的方向,另一只手缩着,指间夹着一支笔半转不转地敲着桌面。听到有人叫他,懒懒的抬起头,从鼻子里发声,表示自己明白。

“那就不要敲!脑子里装点常识不占空间的,你不考虑一下?”翼觉得自己都被气笑了,怎么会有这种无赖。自己也是脑抽,居然...

我关注的人